Search

侠客岛:这次抢购双黄连,下次呢?

侠客岛:这次抢购双黄连,下次呢?

一夜之间,双黄连断货。

皆因有媒体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获悉,该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这一句话,甭管“抑制”是啥意思,甭管是不是初步研究,反正效果比战时动员令还有用。平时普普通通的双黄连,一下成了香饽饽:网上药房,已买不着;线下药房,队排老长。甚至兽用版双黄连、双黄莲蓉月饼都有人要。

辟谣很快就来了。

有媒体连夜采访了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相关人士的回答要点如下:

1、有抑制作用是初步发现;对病人如何有效,还要做大量实验。

2、早期服用的好处,目前还没有详细的研究。

3、抑制病毒的说法不能太拔高,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正奋战于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的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也对岛叔说,双黄连只是科学家们在实验室体外实验时显示出抑制病毒作用,而类似的药物在实验室体外实验中都有抑制病毒的作用,至于临床是否有效,还需要通过临床实验来证实。

所以,即便先抛开“抑制”二字的含义不谈,就说在实验室中证明有效的药物,也还得经过一系列临床实验,才能证明实际有效。

再说了,那么多医务工作者的专业知识不比一般人多吗?那些被感染的医生、护士,他们为啥不预先喝双黄连?

无论从逻辑判断,还是靠知识普及,都不应该产生较大面积的、非理性的抢购现象。

双黄连遭哄抢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焦虑心理在作祟。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稀释了欢乐的春节气氛,搅黄了很多人的假期计划。“全民禁足”的日子里,社会各界的注意力前所未有地集中在了疫情防控上。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动辄几千万的“云监工”就是明证。

各种信息,真的假的,半真半假的,在新媒体的高速公路上飞奔,迅速在大众头脑中构建了一个个或正或歪的认识框架。

有的人能静下心来,做好隔离防护。但也有人静不下心来,看着确诊病例、死亡病例每天都在增加、新闻里这个村子堵路了、那个小区封闭了,又听说大爆发的日子可能还在后头,心头的焦虑情绪像烟雾一样,逐渐产生、累积、增多、加厚,直至充满整个房间却无处排遣,有劲使不出。

这时,一个指向明确、来源权威的声音说了:双黄连怎么着怎么着。于是就有了五分钟全网断货的事情。

说到底,哄抢双黄连的背后还是大家对防控疫情的高度关注,对尽快擒拿病魔、社会秩序恢复常态的热切期待。

愿望都能理解,但在打赢防疫阻击战的过程中,个体仍需保持理性与独立思考的态度,虽不能掌握全部信息,但也应尽可能通过宏观认识和科学数据去保有客观中性的判断,做好个人的防护,不盲从,不听信,不给外界添乱。

从整体上看,国家和社会各界也应上下同心应对疫情,团结更多力量,凝聚更多共识,共克时艰;与此同时,畅通沟通机制、做好疫情信息公开、协调前后方沟通、国内外联系也刻不容缓;要加大医学知识传播力度,加强面对大众焦虑心理的纾解和辅导工作。

不然,这次是双黄连,下次可能就是板蓝根、金银花、绿茶、苦荞、牛蒡……

责编:郑云天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arniarapbattle.com

重庆新增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247例

重庆新增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247例

2020年2月1日0至12时,重庆市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9例,新增出院病例2例。

新增确诊病例中,万州区6例、丰都县1例、垫江县1例、云阳县1例。新增出院病例中,丰都县1例、秀山县1例。

截至2月1日12时,重庆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47例,重型病例20例,危重型病例6例,死亡病例1例,出院病例3例。

确诊病例中,万州区39例、黔江区2例、涪陵区1例、渝中区7例、大渡口区6例、江北区12例、沙坪坝区2例、九龙坡区9例、南岸区3例、渝北区11例、巴南区1例、长寿区10例、江津区3例、合川区8例、永川区3例、綦江区4例、大足区4例、璧山区8例、铜梁区2例、潼南区2例、荣昌区2例、开州区16例、梁平区2例、武隆区1例、城口县1例、丰都县5例、垫江县11例、忠县12例、云阳县18例、奉节县5例、巫山县6例、巫溪县10例、石柱县10例、秀山县1例、两江新区10例;重型病例中,万州区3例、大渡口区2例、江北区1例、渝北区1例、长寿区3例、江津区2例、綦江区1例、璧山区2例、丰都县1例、垫江县1例、忠县1例、云阳县1例、奉节县1例;危重型病例中,万州区1例、江北区1例、九龙坡区1例、铜梁区1例、开州区1例、忠县1例;死亡病例为九龙坡区1例;出院病例中,丰都县1例、巫山县1例、秀山县1例。

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026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188人,尚有483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总台央视记者 唐巍 邓丽娟)

责编:张婧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arniarapbattle.com

市场监管总局:强制搭售、大幅提高配送费也是哄抬价格

市场监管总局:强制搭售、大幅提高配送费也是哄抬价格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2月1日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明确经营者不得捏造、散布防疫用品、民生商品涨价信息。

经营者存在以下情形的,可以认定为捏造涨价信息:虚构购进成本的;虚构本地区货源紧张或者市场需求激增的;虚构其他经营者已经或者准备提价的;虚构可能推高防疫用品、民生商品价格预期的其他信息的。

经营者存在以下情形的,可以认定为散布涨价信息:散布捏造的涨价信息的;散布的信息虽不属于捏造信息,但使用“严重缺货”“即将全线提价”等紧迫性用语或者诱导性用语,推高价格预期的;散布言论,号召或者诱导其他经营者提高价格的;散布可能推高防疫用品、民生商品价格预期的其他信息的。

经营者有以下情形之一,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二)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生产防疫用品及防疫用品原材料的经营者,不及时将已生产的产品投放市场,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批发环节经营者,不及时将防疫用品、民生商品流转至消费终端,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零售环节经营者除为保持经营连续性保留必要库存外,不及时将相关商品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经营者出现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三)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在销售防疫用品过程中,强制搭售其他商品,变相提高防疫用品价格的;未提高防疫用品或者民生商品价格,但大幅度提高配送费用或者收取其他费用的;经营者销售同品种商品,超过1月19日前(含当日,下同)最后一次实际交易的进销差价率的;疫情发生前未实际销售,或者1月19日前实际交易情况无法查证的,经营者在购进成本基础上大幅提高价格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不立即改正的。(人民日报客户端 林丽鹂)

责编:赵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arniarapbattle.com